首页    广潍人    

  汪国真的诗,我读的不多。在他去世以后,好友邀我写些东西以示纪念,但是我谢绝了,一来我是真的不太了解汪先生,二来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。

  时间一长,事情一多,也就渐渐淡忘了这件事,直到有一天我在园子里读书,不知怎的,就突然记起来了,仔细回忆回忆,我熟悉的近代诗人,有冯至、穆旦、北岛、戴望舒、何其芳、郭沫若、舒婷、海子、艾青、闻一多、徐志摩、余光中……唯独对于汪国真,早已知晓却反而并不是那么了解,于是我急急跑到图书馆,试图在一排排的书橱间、在浩如烟海的书籍里寻找他的身影,但是我不能够,仿佛这间书库也同我一样,忘记了汪国真。

  这样,我只能通过手头有限的材料来重新了解他,通常了解一个文人不需要太多时间,因为他们的一生就有一个信念。我花了一个下午读汪国真的诗,和我平常所读的格律诗、口号诗或者朦胧诗有所不同,汪国真的诗,九十年代风靡一时,靠的是完全不同于以往的简单,他的诗,关注生活、关注生命,他所提出的问题只是生活中的平凡命题,几乎没有什么意象和隐晦,直白明了,仿佛只是一个指路者,试图通过最简单清楚的文字给青年以指引,就像《只要明天还在》《热爱生命》《假如你不够快乐》,诗的字里行间,摒弃悲苦与愁绪,满是对生活与生命的热忱,宣扬积极向上的力量,但却有着其他一切诗歌应有的灵魂,思考与无言。

  中国的现代诗之路太坎坷,并伴随着一个坎坷的时代,许多好的诗人崛起,也有许多好的诗人迷失,郭沫若、艾青落入口号诗的漩涡,何其芳失去宁静而沦为嘲讽,穆旦、冯至被刻意遗忘,到后来纪弦(路易士)的重新塑造,北岛文学家的思考、舒婷女性的细腻、海子的介入迷醉……二十世纪的中国诗坛异彩纷呈。汪国真风靡于上世纪末,在新的时代,汪国真的风格影响了最初的二十年,然而失去了汪国真,现代诗的简明风格难免落入凡俗,时代的迷醉、诗意的流失,几乎不可避免,就像格律诗、朦胧诗时代的过去,我们真的难以找到一种新的方式去表达了吗,汪国真的后继者,你们在哪?

  今夜的风很大,夹杂着无限的夜色与清爽越窗袭来,我尘封已久的心绪也随风起舞。我已经许久没有在纸上用墨色勾画出一行行文字,今夜的长风,不知是否在千百年前的夜里翻动过东坡的书卷或吹起过李白的青衫,那书卷里、那青衫下,不知是哪几句流传千古的诗篇,而那些诗句,竟随着今夜的风,吹进了千年后的我的记忆里。那些风中的窗口,是否永远闪动着一个个诗人远望的身影与关切的目光,那些对天地的苦苦思索、对苍生的深深悲悯、对生命的孜孜追寻,便都倾于其中了。

  我愿蜷缩在古卷青灯之间对话千年,伫立在白山黑水之上放浪一生。但是这是需要资格的,首先,要有一颗永不疲倦的心,其次,要有一个如铁的体魄,最后,需要一些天地之间活生生的思考。

  真正的诗人,在路上,而我,只是试图上前几步,远眺一下他们的背影,寻找只言片语的思索,但愿,能给苍生以启示。

  永达WEY 4S店 孙洋

2020年8月31日 15:55
浏览量:0